|
|
|
|
|
|
 故乡原创文学 - 杂文 - “同胞们!请不要再把自己妖魔化”

“同胞们!请不要再把自己妖魔化”



栏目:杂文  来源:www.wenxue126.com  作者:怡香  点击:4380

“同胞们!请不要再把自己妖魔化”

 ——怡香亲历袁历害收养弃婴八年之感言

    亲爱的同胞们,我本是茫茫“网海”中一粒不起眼的小沙子,一个普通得再普通不过的小人物——怡香,拔拉拔拉人群,估计网络上认识我的不超过二十位。最近网络对兰考袁历害的事情说得很激烈,作为一个无名之辈,我本不想站出来说话的,我和大多数人一样,只想多赚点钱,平静地把自己的日子过好算了。但作为8年前就与袁历害相识,并在这8年里始终与她保持联系的我,觉得在无数次看到真相被蒙蔽,大众被错误的舆论导向给愚弄时,看着大家盲目的激动、愤怒时,我终于无法再保持“沉默”的状态。现在我要把我知道的袁历害养弃婴的真相告诉大家,无论我说这话之后,遭遇的是咒骂还是攻击,我都认了。

    袁历害家那一群孤儿的状况,我还是有点发言权的,因为我从05年开始给她们捐奶粉和钱,一共去了多少次,捐了多少数额,我都记不清了,那些孩子们的面孔,成年的、未成年的,结婚外出的,还是嗷嗷待哺的,好多我都认识,06年时袁历害给我送的锦旗,我现在还压在箱底,没有拿出来过。

    火灾之后,新闻上报道出来时,我只是替袁妈妈和那些死去的孩子们难过,但没想到,竟然会有这么多声音出来,而且质疑的声音远超过正面的,人对人的不信任,人对人的妖魔化,真是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没人追究当年的抛弃,却来指责今日的收养,怪哉不?竟然还说什么非法收养,她每收养一个孩子就是在救一条人命,难道救人命也要申请申请,问问合法不合法再救?后来的手续不规范和烧死孩子,她有过错,但不能因为这些过错就把功劳也给抹去,毕竟她养了二十六年,收养了那么多的孩子,就我所知道的,她收养的应该远不止一百多个,因为每次我去,都有刚送来的、刚出生的,送来后有保住命的、有保不住命的,如果不用笔记住,恐怕谁也记不清数字,一百个孩子平均到二十六年,每年只有四个孩子,其实多的时候每月收的都不至这个数字。

    因为袁历害的住所紧邻医院,经常有奇形怪状,被医院判死刑的孩子被人遗弃后送到这里,这些孩子要么家长没钱治,要么家长不愿治,不管怎么说都是被抛弃的,因为兰考没有福利院,所以派出所、民政局都朝她这里送孩子,出事之前也没人说什么,今日,当我听说袁妈妈压力太大,心脏病发作住进医院,并且还有可能被判刑时,我彻底的愤怒了,别说她养了26年,无数个孩子,那种头顶长疮、身上流脓的傻子、瘫子孩子,让你养一个恐怕你都受不了,别说这么多个了,别说一个月几百元的低保,就是给你个上千元的高保,你养吗?几十个孩子,几十张嘴呀,政府又不拔款,他们吃什么、喝什么,吃个低保又怎么的,更何况87年她开始收养孩子时,有低保吗,即便有,能轮到她头上吗?而今已经出嫁的亭亭玉立的姑娘,壮壮实实的小伙,谁能想到当年是乱草丛中那个被遗弃的生命,这些孩子有今天,袁妈妈有多大的功劳呢,你们怎么不说呢,一个站着指责别人的人,远比弯下腰来干实事的人要容易的多,所谓的站着说话不腰疼,指的就是这些只讲空话不干实事的人。不管怎么说,袁妈妈是个有责任心的人,是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虽然她而今犯了错误,但对她的惩罚和指责不能过分,事到今日,她还说有孩子没人救的话,她还是会养的,这是我最感动也最敬佩她的地方,也是我站出来说话的根源,她从一个人最朴素最真切的道理出发,觉得是个命,就不能看着他死去而不管不问,她没有文化、甚至不认识字,但她二三十年来的行为比一些满腹经纶、衣冠楚楚的人要实际得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不愿意,恐怕她更不愿意?好歹那也是她一点一点养大的,一天天看着孩子们成长起来的,社会心痛,恐怕她比任何人都心痛十倍,当初她若不救,这些孩子极大多数都可能暴尸户外,也没有人指责,她替这些孩子们担起了责任,撑起了一片天空,但是现在,有事了,谁替她担责。我们如果再这样质疑下去、指责下去,以后谁还敢做好事,敢救孩子。

    任何事情,都是一分为二的,过失归过失,功劳归功劳,而不能简单的一棒子打死。人性没有我们期望的那么善良,但也绝对没有你想象的这么丑恶,大多数的人,在大多数环境下面,还都是善良的。并且,现在随着社会的发展,从事公益的善良人群愈来愈多,感动中国的十大人物,那些身价百万的义工,那些十年如一日免费做环保的人群,你宣传过没有?如果你用积极的眼光看待这个世界,你会发现很多美好的事情,如果你非要盯着社会的阴暗面看,那是你的自由,但希望你别只大肆的宣扬负面的、消极的东西,而不提正面的、积极的事情。在你将别人、将社会妖魔化的时候,最终丑化的是你自己的心灵,同胞们,该醒醒了。现将06年我写的两篇介绍弃婴状况的文章抄录如下:这是我2011年3月31日发在网上的文章,大家也可以去我网站上看:在//www.wenxue126.com//杂文//栏目下面。我希望大家能还社会一个客观的、真实的社会,而不要非左即右,要么把人神化,要么把人妖魔化,这样的态度,对人对已都有害,再这样下去,也许下一个犯病躺倒在路旁、但是却没有人扶起来的就是你那白发苍苍的老父母,或者是你家的小孩子,信不信?

弃婴的故事(一)

  栏目:杂文  来源:www.wenxue126.com  作者:怡香

    这是一个出生才两天的男婴,面容清秀,身上的红色还未褪去,因为手只有两个指头,脚也发育不健全,他被父母遗弃在路边的草丛里,被好心人捡了,抱到了收养弃婴的袁历害这里,袁历害也不富裕,在那低矮的窝棚里,有几十个孩子,年龄从两天到二十岁,哪种都有,孩子也是形形色色的,有浑身雪白头发也是雪白的、有脑瘫躺在床上不能动的,有头上长满癞疮流着脓的,有不能行走在地上爬的,也有聋子和哑巴,大凡常人所知道的残疾人,这里都有,当然了,也有健康的孩子。

    窝棚很破也很暗,到处堆的都是别人捐赠的衣服,也许是气味的原因,有苍蝇在那里飞来飞去,因为地方狭窄,无论年龄大小,每张床上都有好几个孩子,尤其是那些刚出生的婴儿,这些刚出生的孩子,早年送来时还有健全的,但现在送来的,基本上都是有残疾的,有的失明、有的有心脏或者其它方面的疾病,轻者为豁子嘴,重者为不治之症。站在那黑暗低矮的窝棚里,看着那个刚被送来的无脚男婴哇哇哭着,挥舞着只有一个蒜瓣大小的小拳头,头在来回动着寻找母亲的乳头,寻找不到,便开始吸吮自己的小拳头,吮两下,就又开始哭,看他挥舞着四肢、无助软弱哇哇哭着的样子,我不知道同样是人的父母怎么忍心把他抛弃。他是这样的幼小,只有成人的鞋子那么大,虽然也有鼻子眼睛嘴巴,但是却没有意识,他还不知道,他怎么样也找不到乳头了,他的母亲,那个生育他的、给予他生命的女人已将他抛弃,他自己也不知道,他是那样的弱小和娇嫩,弱小到一阵风便可以夺命,娇嫩到稍微呵护不周,便有可能夭折,他不知道,他出生才两天,就被弃之旷野,象一棵草,或者说草也不如,因为对刚出生的生命来说,遗弃就意昧着死亡,他是那么的不幸,因为被遗弃,但是他又是那么的幸运,因为及时被发现,被送到袁妈妈这里。他还不知道:这里,是他们残疾孩子的乐园,这里,是他们残疾孩子的大本营,在这里,没有歧视,没有遗弃,袁妈妈会像亲生母亲一样对他,虽然这里孩子多的要命,虽然这里看起来象是人间地狱,但是,这里有爱,这里有亲情,有这两样,足够矣。

    第一次来到这里时,我控制不住,失声痛哭,为那么多的弃婴,为那些要么没手、要么没脚,要么满头癞疮,要么脑瘫或豁嘴的孩子而哭泣,更为那些同样是人,但却做出非人的事情的弃婴的父母而哭弃,看着那一个个有问题的孩子的模样,人心都碎了,孩子——这个人世间最抓人心的字眼,最惹人怜爱的小家伙、这个上帝的天使、人间的尤物、可以给人带来无尽欢乐光明和希望、激发人们无尽爱心的小东西,这个承载着人们对未来所有希翼和愿望的小人,人们把人世间最美好的词儿都献给了他,譬如宝贝、宝宝、乖乖、甜心等等。但是,在这里,你看到的不是希望、不是美好、不是欢乐,却是无尽的忧愁、痛苦和折磨。因为这些孩子,可能是你一辈子的负担和债务,也可能是你一生都贫困、都不能幸福的根源,所以,他们的父母抛弃了他,也许是因为绝望,因为不能医治;也许是因为贫困,没钱医治。人们不知道,那些小的孩子,尤其是那些刚被送来的婴儿,成活率很低,因为他们被遗弃时,一般都在野外,这在春季还好说,如果是在夏冬季,对于那么脆弱的生命来说,实在经不住这残酷世界的折磨,据袁妈妈说,冬季有的孩子被抱来时,身上满是雪花,夏季有的孩子被抱来时,已经满身苍蝇,能成活下来的,都是些命大的,因为她这里条件也不好,就一个大点的窝棚,还漏雨,因为孩子多,照顾的人少,冬季里怕孩子蹬掉被子感冒,就用砖头压住被头,虽然衣服捐赠的不少,但钱还是很缺,她也无钱给孩子看病,虽然隔壁就是医院,并且是豪华的象宾馆一样的兰考医院,但有病无钱莫进来,正因为紧邻着这所医院,所以弃婴更多,好多弃婴就是在这所医院确诊后因为巨额的医疗费被遗弃的,虽然只一墙之隔,一边象天堂,一边象地狱,但这也不能怨医院的人,因为看不起病这是全国都存在的问题,这是体制的问题,而不是个别人的问题,只不过是兰考更穷,这些问题也许更突出罢了。虽然医院也有人说袁妈妈在这里影响他们的形象,想把袁妈妈赶走,但医院也有不少热心人帮袁妈妈的忙,自私与无私、凶恶和善良无论在哪里都是有斗争的,这事情在兰考医院也一样。

    虽然现在国家的医疗改革状况一直不理想,看病难的问题一直得不到彻底的解决,但可喜的是,虽然大病治不了,但是象兔唇这样的病好多地方已经给免费治了,袁妈妈那儿的孩子就有十几个都是郑州的医院给免费治的,虽然其社会功效不是很大,但意义却是巨大的,这最起码表明,我们国家的医疗机构并不都是被钱驱使的,他们还是有良知的;大夫手里拿的并不全是宰人的刀,还有一部分拿的是救人的刀的。最近听说心脏病也可以免费治疗了,我长吁一口气,真希望国家的医疗改革速度能快点,让各个地方的医院不要象宾馆那么豪华、医药费也不要那么高,让普天之下,有病能医,有病之人,能在医院死去,而不要在家等死。更希望,优生优育的知识能象阳光一样普及到所有的乡村和偏僻的地方,还有那些要结婚的人群。当然了,更希望的还是,医疗保障能先覆盖住少年儿童和婴幼儿这个最需保障的群体。

弃婴的故事(二)

 栏目:杂文  来源:www.wenxue110.com  作者:怡香

      这些弃婴中,有父母因为贫穷无奈抛弃的,也有其它原因抛弃的。在这儿的孩子中,有好多除了豁嘴外,并无其它毛病,并且早年时有些女婴,一点毛病都没有,也被抛弃了。这在袁妈妈收养的孩子中,有好几个,并且现在已经长大成人,看着那正在洗衣服的眉清目秀、亭亭玉立的姑娘和眼前的弃婴,你很难把她们联系到一块,你也很难相信,当年那些意味着绝望、痛苦的弃婴,能有今天这么美好的形象,如果她们的父母能看到今天的她们,我相信她们一定会后悔的撞墙的,这样的例子,也并不是没有。我们在那儿时,有一个五岁的男孩子,调皮又捣蛋,一会儿缠着要袁妈妈抱,一会哭闹着要买玩具,和普通的孩子并无两样,他嘴上的豁子,已基本上看不出来了,虽然说话时还多少有些口齿不清,但已不碍大事,看着他那调皮的样子,我都想抱抱他,就是这个孩子的父母,在遗弃他之后,再也不会生育了,后来听说孩子在袁历害家,并且很好,便找了来,想要回去,袁历害家人便对他们说:“知道有今天,早先干啥去了,象你们这种不人,孩子跟你们回去,你们又会把他教成啥人”。那对夫妇灰溜溜地回去了,再也无脸来要孩子,只是隔三差五的偷偷来看,只是孩子不认他们也不理他们。

    还有一对秭妹,被送来时姐姐才一岁多,妹妹才几个月,是她们的母亲亲自把她们送来的,因为离婚,她也许是无力抚养,也许是需要另觅幸福,总之是她把孩子放到袁历害家门口,大哭一场,便离开了,从此再无音信,现在大的已七岁,小的已五岁多,都长得胖乎乎的,还很懂事,姐姐尤其勤快,放学后常常帮妈妈给弃婴喂奶粉,换尿片,很少闲着,并且学习也用功。

    我们在那时有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子,一米八的个头,长得高大状实,我们以为是袁妈妈自己生的,问时却说是老五,原来也是收养的,他小时胸骨很高、肚子塌陷,后来长着长着,慢慢便好了,及至现在,不但一点也没毛病,而且状实得跟头牛似的,一顿饭能有常人两个人的饭量。一笑还有两个虎牙,一看就是个性格温和的好孩子。看着这个高大状实的孩子,我真是替袁妈妈感到自豪,我们平常人养一个孩子还感到累和操心,袁妈妈二十年来养大了几十个孩子,并且还都是问题孩子,我们看一眼都觉着发愁,她却常年累月地照顾着他们,不但要照顾他们的吃喝拉撒,而且还要供他们上学,几十个残疾孩子呀,在我们,仅是供他们吃喝,就供不起呀,可袁妈妈不但供了,而且还供得很好。她不但把孩子们养得很好,而且她自己也很胖,是那种典型的大胖子。看着她,我总想到大肚弥勒,想到弥勒佛的大度、善良和慈爱。

    当然了,你会说她不是有人资助吗,但资助只是近几年的事情,并且资助很有限,更多的,还是袁妈妈自食其力,早几年,她常常是吃了上顿,下顿便不知在哪里了,多亏了周围人的帮助,才撑到了今天,她也做些小生意,就在医院旁边摆了个铁皮房子卖烟酒百货,但收入太有限,上午挣了钱,下午就要花出去,孩子多,开销大,任是谁也撑不住。一边要赚钱养家,一边还要照看那么多孩子,父母开始不支持她,但心疼自己女儿,便义务帮她照看孩子,这一帮便帮了好多年,并且帮不到头,别人养孩子,盼着孩子长大大人就解放了,可袁妈妈这里却是三天两头都有孩子送来,不但老百姓送,民政上和派出所也往这里送,因为有些孩子福利院都没法办。送的次数多了,他们也过意不去,便每年给袁妈妈送几袋面粉、几百元钱表示心意,慢慢地,因为收养的孩子多,袁妈妈也出名了,报纸也登了,电视也上了,有次有人在电视台现场捐赠了一千元钱,但扣去各项税款,最后到袁妈妈手里,只剩几百元了,捐赠也要收税,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实在不很理解国家的税收政策。

    送到袁妈妈这里的孩子,虽然物质上穷困了点,但是一个比一个机灵,虽然他们有的不会说话,有的行走不便,她们几个五六岁的孩子出去玩,跑迷路了,竟然知道给110打电话,让警察把她们送回来。这里有两个哑巴女孩,大哑巴十来岁,很勤快,常主动给小婴儿喂奶、换尿片,小哑巴好吃懒做,叫也叫不动,所以两个白头发的七八岁的雪里迷和另外两个小孩子很看不惯她,有次趁袁妈妈不在,四五个小孩子合伙打小哑巴一个,谁知小哑巴却历害的很,一个人竟然把她们四五个都打跑了。

    还有一个十来岁的瘸腿男孩子,有次竟然在外面偷了辆自行车回来,被袁妈妈发现了,狠打了一顿,告诉他:咱人穷志不穷,从此后,他再也不敢偷东西了。还有那个白头发的雪里迷,才七八岁,但很爱干净,常常自己的衣服自己洗了,再叠得整整齐齐地放在自己的床头,很有女孩子的样子,袁妈妈很宠爱她,所以,她在时,她很神气,其它的哑巴呀、瘸腿呀都很听她的话,但如果袁妈妈不在了,哑巴、瘸腿就开始神气了,开始指使她干活了。

    看着这群孩子,听着袁妈妈讲述着她们的故事,平庸与伟大,平凡与高尚,我体会得很多、很多…… 另一只眼看彭宇案、小悦悦报道与新闻的关系 柏杨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大家都知道,叫《丑陋的中国人》,鲁迅先生也曾谈论过中国的“看客”文化,这些年来对此两点我深有感慨,因为经济的快速发展,原有的社会道德体系、价值观念全部崩溃,而新的符合当下社会的新标准、新秩序还没建立起来,所以社会一片混乱,一切都以经济为导向,去医院,不给钱不看病;去厕所,不给钱不让进厕所;去政府,不送礼就不给你办事;开车走路上,警察不罚钱就不叫警察。传统农业社会没钱,但是有粮食、有土地,所以人们心里还有些生存底线,现代社会,没钱真是一天也活不成,所以人们都开始拚命的追逐金钱,整个社会三教九流、各行各业都以金钱以经济为目标,开始了赚钱比赛,拼命奔跑中好多人就忘了自己的职业操守和道德底线,好多医生不好好治病,却算记着自己的年收入,是喜欢红包的医生;好多官员不好好干事,总是想着发财,成了个贪官;好多造药的,想的是年销售额,造出的是不治病的药;好多生产食品的,想的是经济效益,生产的是垃圾食品,好多新闻从业者,想的不是给社会带来积极向上的声音,想的却是怎样写出一篇点燃社会情绪的爆炸式文章,好让自己声名远扬,获取名利,他工作几十年,报道人性丑恶的负面文章写了一大堆,却从未写过一篇宣传社会良善行为的正面报道。

    在这个大浪翻滚、泥沙俱下的时代里,我们都忘记了自己职业的使命和初衷是干什么的,而随波逐流,待到社会成了一锅粥,各种丑闻、毒食品、绑架案层出不穷时,各种妖魔鬼怪都出来大行其道之时,整个社会又充满了指责的声音,每个人、每个行业的手都向外面指着,在讨伐别人,却没有一个人低下头问问自己:“我尽到自己的社会责任了吗,我明白我工作的社会意义吗?我用我的工作造福社会造福人群没有?”大多数人都在有意无意间向社会施放毒气或袖手旁观,未了,却又嫌社会空气太污秽。在这纷繁复杂的社会中,穷人活得心慌慌,富人同样也没有安全感,人与人之间充满了猜疑不信任,在恐慌、焦虑的社会环境下,人们很容易草木皆兵、杯弓蛇影,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再加上新闻本身就是要抓人眼球、制造热点,所以好多负面新闻都成了放大镜下的芝麻,给放大的失去其本真的面目,结果导致恐慌的人群更加的盲目和恐慌。毒奶粉、毒馒头、毒饮料、地沟油,虽可恶,但侵蚀的是人的肉体生命,毒新闻、垃圾报道,侵害的却是大众的灵魂和精神。就象南京彭宇案的报道出来后,好多人都不再帮扶老年人一样,这篇报道所引发的人对人的提防,象当年日本人的细菌弹一样,在中华大地传播,比我们吃一个有色馒头要恶心十倍,其所引发的社会负面效应,比十个杀人犯都多,比水浒传影响都深远,那么多被错判后冤枉人坐几十年牢的案件、被错送精神病院折磨至死的生命,都没有彭宇那个四万多元医疗费的冤枉大,报道者一边倒的站在彭宇的立场说话,成为彭宇的代言人大声呼号,已经失却了新闻最起码的公正和客观,即便彭宇真是被冤枉的,表述也不应以那样的语气和观点来说话,毕竟这是新闻报道,而不是写小说,最后这位报道者却以写小说的手法获取了新闻的社会价值和社会效应。大众却成为情绪的牺牲品,和被误导的对象。媒体利用了人们对强权的仇恨情绪和中国社会不平等的社会情绪,把个案当真理,把特例当常理,制造贩卖批发人与人的猜疑和不信任,自这个让国人道德倒退五十年的报道开始,农夫与蛇的故事就开始不断的见诸报端,其对人性的丑化,对社会的恶化,不说立下了汗马功劳,也算是开山鼻祖。案子的错综复杂,我相信它不会象媒体报道的那样简单。

    徐寿兰那样做,肯定有徐寿兰自己认为的道理,彭宇那样做,肯定有彭宇认为的道理,我们日常生活中,这样的事情多了,大家都觉着自己是对的,自己有理、对方则反之,能进法院判决的案子,一般双方都认为自己是对的,如果有一方觉着自己不对,就进不了法院。并且一审时法院判了双方还都不服,讹诈有这么理直气壮的吗?这中间的是非对错,我们不掌握第一手资料,所以无法妄加判断,但我觉得最公正的判决应该是,把徐寿兰和彭宇统统判监禁,因为他们的存在,严重毒化了社会空气,没有给社会一点点正面和积极的东西,倒是俩人一样过份的自私严重毒害了社会空气,徐寿兰玷污了全天下所有老人的形象,彭宇则像个哭泣的秦香莲一样,到处喊冤,结果调动起整整一代中国人的社会情绪后,他象软蛋一样消失了,既然庭外和解了,你获胜了,你消失干吗?你向全国人民哭诉你的委屈、你的不平,你的冤屈比天都大,全国人民都为你激动、为你鸣不平,你怎么能消失呢?你这不是混蛋吗?你怎么不站出来帮助人呢?不站出来说话呢?当初你可能畏惧权势,没了血性,只剩哭诉和委屈,那全国人民都为你说话、为你呼号奔走了,你怎么还是这样没有血性呢?还算个男人吗?算的话,估计当时两个耳光或者一个蔑视的眼神就让徐寿兰明白,一个男人的尊严和清白你是不敢抵毁的。站得直立得正的男子汉是不允许别人随便污辱的。黑色可以变成灰色,但要变成白色,那难度可不是一般的难。这徐寿兰如果存心想要巅倒黑白,那各方面都不是常规情况可以揣测的了。如果彭宇是被冤,那活该你被冤,你有被人冤枉的基础和条件。最起码我的看法是:你不象个男人,踹两脚都不解恨。在引起这么强烈的社会情绪之后,你竟然不作为了。之前很多事情,我都想说,但一直都忍着没说,今天既然开始说了,我就把我对这些事情的看法和思索表达出来,希望能给大家带来一些有益的思考,能让你更加客观、更加真实的看待这个社会和这个社会出现的问题。而不要只看事情的表面和皮毛,跟着外面传来的声音瞎激动。

    再说小悦悦事件,在下午的5:30,一个天气已经阴暗的傍晚,而且还下着雨,别说车开六十码?就是电动车的三十码,车一晃而过之时,你会注意到路面躺个小人(两岁多的孩子,身长一般不超100cm,不像地上躺个大人一样),摄像头拍的清晰,那是因为电子眼比人眼的功能要强大,摄像头拍的到并不代表人眼看得到。另外,即使看到了,你会想到那孩子是怎么回事,刚被辗轧、急需救援,你知道小孩子是怎么躺在地上的,我想那样的情景下,即便再有类似小悦悦的情况出现,路上的行人可能还会出现类似的反应和情况,而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不是凶恶、不是见死不救,而是行人的不知情心理使然,如果知情,我相信不想救孩子的,除非是畜牲。如果有人怕沾惹麻烦,不上前去动孩子,也一定会打110或远远的关注孩子的,这种善意是我们动物的本能使然,而不是我们的教养使然。后来佛山日报发起的调查中,大家的反应基本和我猜测的相一致(佛山日报发起的“如果你是儿童被碾的目击者,当时你会怎么做?”微博投票昨日已经进入第3天,至昨晚11时,共有103626人参加,其中有79%的人选择先拨打120或110求助;14%的人选择抱起孩子,赶紧救治;2%的人选择为避免不必要麻烦当作没看见;5%的人选择纠结,说不清。而对于“18个路人”的冷漠,广东省晴朗天心理职业培训学校校长兼高级治疗师袁荣亲从心理学角度分析这种现象叫做“旁观者效应”。……)

     如果说小悦悦事件中,路人都有过错,那过错就是这个社会的错,舆论的错。我曾开车撞过一个骑电动车送小孙子上学的老人,把他们撞出十几米远后,孩子在地上哇哇大哭,老人从地上爬起来后眼睛象铜铃一样向我冲了过来,但是最后,我一番诚心道歉之后,当我弯着腰从车里取出钱包要给他们钱时,他却死活不要,骑上电动车走了,留下我站在那儿感动得两眼泪花。所以,我从不相信凶恶,更不相信没有来由的凶恶。你相信什么就会看见什么,我们看到的外界更多是由我们从心内投射出去的景观。说了这么多,我忠恳的提醒大家,遇事多用理性思考,而不要乱激动,人性固然不是那么善良,但也不至于那么凶恶,如果他凶恶,那必有导致他凶恶的根源,有他符合逻辑的地方,而不像事情的表象那么简单,如果仅用丑陋或凶恶两个词来简单概括人群的话,未免流于浮浅。我不否认这世界有穷凶极恶的人,但那是极少数,绝不会是大多数,如果真是大多数的话,这世界离未日应该很近了,那也不需要我们再发牢骚到处指责和传播了,所以,请中国人不要自己把自己妖魔化。像看客一样,盲目的跟着外边传来的声音瞎激动、瞎叫嚷,而不是用自己的脑袋思考、审视事情的人群,都是些对事物没有判断力的人群。发达国家的福利固然好,但欧洲人看病最少需要排一个多月的队,你知道不?我们的城管固然可恨,但卢浮宫前,白人警察穿着滑冰鞋狂追黑人商贩的情景就让人舒服啦?你说我们没有人权,但法国的流浪汉就有人权了?古今中外,人性都是一样的,你不能说宋朝时一妇女因为男人碰她胳膊,就把胳膊砍掉的故事,就代表宋朝所有的妇女的肢体都是不能触碰的,你也不能因为唐明皇娶了儿媳杨贵妃,就认为唐朝时人们都是乱伦。我们脑袋上有眼睛、有耳朵,还有大脑小脑,那就证明,我们不但要听要看,而且还要会思考、会识别真与假、善与恶,会分辨个案与主流,特例与常识。生你养你的国家,教你识文认字的文化,和你共一个祖先的人群,你要不要对他少一点攻击,多一点感恩,少一点丑化,多一点爱心,少一点猜疑,多一点理解,少一点敌对,多一点包容,同胞们。

     我们慨叹人心不古、世风日下,但浦松龄有才却屡考不中状元,他能说世风好吗?曹雪芹家道中落,从白玉为堂金做马,到举家食粥酒常赊,他能说世风好吗?但正是这不好,促成了他们的《聊斋志异》和《红楼梦》,现在的世风不好,对你来说,正是个机会呢,他们都造坑爹的产品,如果你能生产出“让爹乐”的产品,那你不就可以走红了吗,他们都不搀扶老人,你搀扶一下,你不就成好人了吗?你说:“那他要也讹我呢”,那你先想想,如果别人帮忙扶起摔倒的你或你爹,问问天,问问地,再问问良心,你会讹他吗?恐怕猪都会回答这个问题。



没有相关信息
留言请到主人网易博客 http://xxxxbk.blog.163.com 谢谢支持鼓励!